e世博在線官網|e世博網站
地址:
電話:
傳真:
電子郵件:
還記得那個身中130顆的瀕危紅毛猩猩嗎?多樣生
來源:未知 日期:2019-09-17 20:25

  原標題:還記得那個身中130顆的瀕危紅毛猩猩嗎?多樣生物,愿能久久守護

  棕櫚油被廣泛的用于各種食品之中,我們所食用的糖果、糕點,以及化妝品之中都有棕櫚油的成分。在利益的趨勢之下,許多村民將棕櫚樹的種植范圍擴展到了紅毛猩猩生存原始森林。紅毛猩猩生存家園被破壞,食物無從覓取,常常誤食破壞棕櫚幼苗,因此許多紅毛猩猩死在了人們的之下!許多小紅毛猩猩還沒有獨立生存能力就失去了父母。紅毛猩猩的數量在迅速減少,2016已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將紅毛猩猩的保護等級從“瀕危”上升為“嚴重瀕危”。如果您也熱愛紅毛猩猩,熱愛森林,請一起支持我們的小伙伴們,一起為保護這個可愛的物種,獻出一份您的愛心吧!

  2018年2月6日,印尼東加里曼丹省班通國家公園。一只紅毛猩猩被護林員發現時,癱坐在湖中央的浮木上傷痕累累、奄奄一息。

  印尼紅毛猩猩保護中心(COP)的工作人員接到電話后,火速趕到現場對其展開急救。可惜,由于傷勢過重,當天深夜這只紅毛猩猩還是憾然離世了。

  據了解,這只紅毛猩猩在湖中的浮木上已經待了整整三天了,隨后的尸檢結果令所有人不寒而栗:除了多處刀傷和瘀傷之外,在紅毛猩猩的體內,工作人員們發現了130顆,其中有74顆集中在頭部,甚至雙眼!“它當時已經雙眼失明,能活四天簡直是生命的奇跡”,COP救援小組工作人員Paulinus悲痛的回憶到。

  兩周后,印尼警察逮捕了射殺紅毛猩猩的兇手,他們是國家公園附近的兩位村民。

  近年來,國家公園內非法毀壞原始森林嚴重,村民們將原始森林改種為棕櫚樹、香蕉等經濟作物,紅毛猩猩常常因為找不到食物而誤入棕櫚林啃食棕櫚幼苗,于是,氣急敗壞的村民向啃食棕櫚幼苗的紅毛猩猩舉起了……

  其實這只紅毛猩猩的遭遇并不是特例。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數據,在婆羅洲,由于棲息地破壞和喪失以及非法捕獵,每年有多達3000只紅毛猩猩被殺。

  紅毛猩猩是亞洲唯一的類人猿,目前僅存于婆羅洲和蘇門答臘洲。它們是“人類最直系的親屬”,與人類有96.4%的DNA相似,且有天生的推理、思考和學習能力。在馬來語和印尼語中,人們將紅毛猩猩叫做Orangutan,意為 “森林人”。但縱使紅毛猩猩如此聰慧,它們仍舊無法抵擋人類的刀槍和工業機器的侵襲。

  WWF指出,過去的60年中紅毛猩猩減少了50%。根據印尼國家環境和林業部發布的紅毛猩猩數量和棲息地分析報告(PHVA),目前婆羅洲和蘇門答臘洲的紅毛猩猩僅剩約7萬只。2016年初,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將紅毛猩猩的保護等級從“瀕危”上升為“嚴重瀕危”。

  而棲息地消失是紅毛猩猩瀕危的最主要原因。根據WWF數據,1973年到2015年,婆羅洲紅毛猩猩的分布區域萎縮了52.5%。由于紅毛猩猩棲息地——泥炭沼澤森林,十分適合油棕種植,近半個世紀來,大片紅毛猩猩的家園被砍伐改造成了棕櫚種植園。其他部分森林則被用于煤礦開采、道路開發等。

  看著昔日林間枝頭活蹦亂跳的紅毛猩猩一只只消失,90后土著達雅克部落青年Paulinus心如芒刺。從小到大光著腳丫在原始森林里探險嬉戲的他,熟悉這里的每一種野生動物和植物。面對著這片土地上發生的一系列悲劇,他立志抗爭到底。

  在印尼,很多人和他一樣,出于對紅毛猩猩和熱帶雨林的熱愛,奮斗在紅毛猩猩保護的第一線,Paulinus并不孤單。

  一直以來,NGO(非政府組織)是紅毛猩猩保護的主力軍。目前紅毛猩猩保護NGO主要有兩類:一類直接救援受傷或被非法圈養的紅毛猩猩,對其進行治療、康復訓練、野化教育后放歸森林,如COP;另一類則致力于恢復紅毛猩猩棲息地,保證野生紅毛猩猩的健康與安全,如婆羅洲保護行動(CANBorneo)。

  COP是第一個印尼本土的紅毛猩猩保護組織,成立于2007年,致力于拯救被傷害和被非法販賣圈養的紅毛猩猩,并為其創造新的生存機會。其工作主要分為三大部分:一線紅毛猩猩救援、紅毛猩猩康復及野化訓練、社區宣傳教育及相關示威運動。

  平時,紅毛猩猩救援小組時刻準備著前往油棕種植園等地營救需要幫助的紅毛猩猩。如果被救紅毛猩猩健康且有獨立生存能力,它們將立即被帶到另一片安全的森林放生。如果被救紅毛猩猩受傷,或因年紀太小、被圈養太久等原因無法獨立在野外生活,則會被帶到COP康復中心進行治療和野化訓練,以恢復健康并學習成為一只野生猩猩,為重返森林做好準備。

  COP堅信只有森林才是紅毛猩猩真正的家,為此,COP開發出了一套完善的紅毛猩猩野化教育體系,叫做“森林學校”,包含從幼兒園到大學的多個循序漸進的級別。

  對于完全沒有獨立生活能力的小紅毛猩猩,工作人員會先承擔起紅毛猩猩媽媽的職責,給予24小時的陪伴與照顧。隨著小猩猩一天天長大,工作人員開始逐步教它爬樹、覓食等各項技能。最后,當紅毛猩猩大學畢業后,工作人員會為其尋找一處安全的森林放生。放生的前幾周,工作人員還會遠遠地跟隨著紅毛猩猩,直到確保其完全適應野外生活后才離開。

  除了救援、治療、野化紅毛猩猩外,COP還協助當地動物園改善紅毛猩猩的福利,調查打擊野生動物貿易,開展社區宣傳教育,保護熱帶雨林等。

  在COP工作的十多年中,Paulinus參與救助了上百只紅毛猩猩,并發起了多項抵制非法棕櫚油等宣傳運動。但隨著工作的深入,他逐漸發現,營救紅毛猩猩的速度遠遠趕不上森林毀壞的速度。幾乎每周都有新的紅毛猩猩被帶到康復中心,但它們恢復健康獨立后卻找不到安全的森林放生,康復中心越來越擁擠了……

  Paulinus意識到,單純救援紅毛猩猩只是杯水車薪,棲息地恢復才是根本性解決方案。沒有森林,就沒有紅毛猩猩。

  于是在2016年,Paulinus成立了CANBorneo,專注于保護現有森林和恢復被破壞的森林,并進行森林保護教育,協助生態社區建設。

  現在,保護現有森林不被繼續破壞是當務之急。為此,CANBorneo不遺余力地打擊環境犯罪,記錄和揭露與砍伐森林有關的案件,并向政府部門報告,與警方共同采取行動。CANBorneo還與婆羅洲各個森林社區緊密聯系,幫助居民共同抵抗破壞性的森林開發項目,減緩當地森林毀壞的速度。

  此外,CANBorneo通過籌款購買婆羅洲的部分土地(在印尼,土地為私有化),在上面種植樹木,盡可能恢復原有的森林生態,用于紅毛猩猩等野生動物的野化放生。“森林重建和紅毛猩猩保護是相輔相成的”,Paulinus說。

  ▲COP“森林大學”的最終站——Kelay河上的野化小島,隸屬于CANBorneo,目前住著兩只10歲左右的少年紅毛猩猩,每天有兩位工作人員觀測記錄其情況并定時投喂。圖源:CANBorneo,周子琳

  考慮到森林和野生動物保護需要當地人的共同配合與參與,CANBorneo還大力推廣森林保護教育,提高年輕人的生態保護意識。同時,CANBorneo也協助生態社區建設,建立推廣生態旅游,在提高當地社區居民收入的同時保護森林和野生動物。

  目前,CANBorneo已經保護了8萬公頃土地不受破壞,建設了500公頃的生態森林,協助60多次紅毛猩猩的救援,并幫助建設了1個生態旅游社區,建立了一處生態教育基地,向53所學校的學生傳授森林保護的知識。可以說,CANBorneo為保護印尼紅毛猩猩做出的貢獻不可小覷。

  例如,COP每救援一只紅毛猩猩都需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包括人員交通(工作人員通常需要坐車乘船輾轉數個小時)、藥品及醫療設施、康復訓練器械、食物及營養品等等。據Paulinus透露,光喂養一只健康的成年紅毛猩猩,COP每月就需要花費350美元。而CAN Borneo還需要大量資金用于買地、植樹造林的各項設施、資助生態社區建設等等。

  又因為COP和CANBorneo堅決拒絕任何與傷害紅毛猩猩利益有關的捐款,尤其是棕櫚油產業鏈上各個公司的資助。因此,自成立以來,這兩家機構僅靠著印尼國內外紅毛猩猩保護者的善款艱難地維持運作。

  雖然資金緊迫、困難重重,但COP和CANBorneo從未停止保護紅毛猩猩和恢復森林的腳步。工作人員們拿著每月約200美元的微薄工資(附近礦區工人的月薪可達1000美元以上),始終堅持奮斗在一線,Paulinus更是把自己的全部積蓄用在了這份事業上。

  或許,你會說紅毛猩猩遠在印尼,與我一點關系都沒有。只是,你不知道我們日常生活的消費,正間接地影響著紅毛猩猩的生存狀況,正在將紅毛猩猩推上絕路……

  由于棕櫚油廣泛應用于調和油、方便面、糕點、糖果、休閑食品、巧克力等食品和化妝品,在我們的超市里,一半以上的商品都含有棕櫚油成分。而中國的棕櫚油99%來源于進口,主要進口國為馬來西亞和印尼,正是紅毛猩猩家園的所在地。我們正間接地造成紅毛猩猩棲息地逐漸消失,正逼著它們無家可歸。

  獻出你的一小份愛心,幫助COP和CAN Borneo保護更多紅毛猩猩,捍衛熱帶雨林!這也是保護整個地球,保護我們自己。

  中南屋是一個幫助中國青年走向全球、筑夢一帶一路的平臺和一個致力于世界公民教育的社會企業。我們關注中國企業走出去、野生動物保護、社區可持續發展等三大主題,為中國青年提供調研、游學、實習、義工等項目制學習和國際交流機會,希望培養一代具有國際視野、全球競爭力、世界公民意識的中國新青年,并通過他們的行動幫助中國融入全球可持續發展。

網站首頁| Robots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10-2011 FuYuan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e世博在線官網|e世博網站 2010 版權所有
超市活动促销方案